猎趣tv

热门 意甲 西甲 法女U19 波罗杯 以乙 以乙 塞内甲 西青U19 六国賽 斯亚甲 菲学联 安哥甲 亚洲杯 塞内甲 巴林杯 突尼斯联 欧冠杯 韩K联 美篮锦U16 芬超 韩K联 亚洲杯 亚锦赛 法甲 日职联 法女U19 法女U19 南太运男篮 卡协杯 六国賽

首页 足球新闻

金元足球走了人民足球来了中国足球有希望了?

  没球迷、没热度、没球星、没赞助,投资人纷纷跑路。

  去年中超结束后,冠军队江苏解散是最大新闻,很多人认为那只是苏宁一家的笑话。一年后的今天,多支球队面临生存问题,江苏队解散原来只是个开头,中超面临的是系统性危机。

  16家中超俱乐部,仅山东泰山、上海海港、河南嵩山龙门和大连人这4家未欠薪。武汉2021年的工资只发了3个月的、重庆两江只发了2个月的,沧州雄狮、青岛黄海欠薪都在半年以上。

  金元时代两大土豪广州(恒大)和河北(华夏幸福),除了欠薪,还一度处在没钱维持基本运营的状态中。

  张近东“该关的关、该砍的砍”,于是解散了江苏队。广州足球俱乐部,现在也成了恒大和许家印想甩掉的包袱,母体房企已欠债2万亿,昨天还爆出恒大海花岛39栋楼限10天拆除的新闻,所谓屋漏雨连阴,大老板四处堵窟窿,还顾得上小小的足球?

  01 [人民足球来了?]

  资本已玩不转或不想玩足球了,地方政府不得不亲自下场了。

  中超末轮后,广州市体育局表示,广州人民喜爱足球,广州市委市政府支持足球,在广州队与广州城队遇到巨大困难时,市委市政府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以人民的向往为导向,决心把两个职业足球俱乐部继续搞好,再创辉煌。

  按照体育局的表态就是:彰显人民足球、政府有责的担当。

  金元足球之后,来了“人民足球”。

  具体操作方式是俱乐部“股改”。“积极吸引有实力、有情怀的国有企业参与进来,共同推进俱乐部股权多元化改革。”

  这是体育总局《“十四五”体育发展规划》中的精神,而“有关部门”定出了两个必须:俱乐部股改必须由地方政府主导,国企必须是最大股东。

  具体构想是,俱乐部股权施行混合制:国企占最大头,原股东占一部分,同时吸引其他民间资本参股。在此基础上,有“433”(国企4、原股东3、其他3)、“4321”(国企4、原股东3、其他多个股东根据出资情况各占2、1)等玩法。

  听着像足球阵型,但别想有“442”出现。

  以广州队为例,在市政府接洽下,广州医药、广州汽车、广州城投等国企有初步意向,考虑入场成为俱乐部大股东;恒大或彻底退出,或保留为二或三股东;另吸引新的民间资本参股。

  股改的实质,是原投资人撤资,政府入场,或自己入股,或再找国企接盘。

  02 [股改为什么举步维艰]

  可时至今日,中超各俱乐部的股改进程大多陷入困境。

  这里有一个最大的障碍,俱乐部原有的巨额债务谁来接?原股东希望新投资方把债务接过去,新投资人又不想当冤大头。当初江苏苏宁带着5亿债务找下家,经济强省江苏无人愿接,球队最终解散。

  当一支球队背负巨额债务,运营成本又高达一年几亿、十几亿时,即便是地方政府或者国企,想真的接过担子,也得掂量掂量。

  在地方国企中,做实体产业的很少玩足球,因为玩不起。

  参与到中超股权改革的国企里,很多是文旅、城投集团的背景(比如接手山东泰山的济南文旅集团),它们实质上是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这类企业本身就存在债务问题,由它们接手俱乐部,某种意义上,是地方政府或用国家财政拨款、或从社会融资在玩足球。

  在如今的经济大环境下,地方政府也存在巨大困难,通过融资入股中超俱乐部,债务风险同样巨大。

  也许短期内救急可以,但这样的所谓“人民足球”模式,可持续性到底如何?

  有人说,股改是混合制的,地方政府和国企只是那个“4”,并不独立负担俱乐部,还会吸引民企和社会资本投入,来分担压力。

  可问题是,现在还有民间资本愿意出钱,陪着政府和国企玩足球吗?

  拿重庆两江为例,股改构想是“4321”的四分法模式,每年总投资3个亿,由四方按比例投资。两江新区政府是大股东那个“4”,原股东当代集团变为小股东“1”,但二股东和三股东(“3”和“2”)却始终未表态兑现承诺。

  为什么?话语权在大股东地方政府手里,足球俱乐部又是只烧钱不赚钱,没有利益可分,别人凭什么投入大把金钱,来当这个名存实亡的二、三股东?

  还有,地方政府是会换届的,新一届班子上来,还愿不愿继续履行前任的承诺,继续作为大股东注资?他要是一拍脑袋不再玩足球了怎么办?

  还有的地方政府,或因权力任性、或因实在没钱,占着股权但不出资,你又能奈他何?

  根据市场规律,有钱赚的行业和项目,自然有人趋之若鹜抢着投资,股权结构多元化是水到渠成的事。

  而投资足球俱乐部,根本没有盈利的可能,金元时代有人愿烧钱,是为了足球之外的政治资源和政策倾斜,再附带那么一点广告效应。

  可一旦没钱可烧、无暇自保了,足球带来的这点附加好处,也就无足轻重、可抛可弃了。用张近东的话说:“要做减法”

  股改方案就像足球阵型,无论是433还是4321,纸面上都很美好,但现实中,“321”都对足球避之不及,或不愿下场踢球,或在场上消极怠工,只剩下“4”,这球还怎么踢怎么玩?

  03 [投资环境不灵,怎么改都悬]

  归根结底,是投资足球的利益回报得不到保障的问题。

  无论是国企还是民资,投资足球,获得利益回报,这是天经地义的,甚至是以人民的名义入场的地方政府,也不可能永远“公益足球”下去。

  但投资中超和中国足球的利益回报框架,健康的投资环境,从来没有搭建起来,还不断遭到破坏。

  2018年,足协从中超球队抽调几十名U25球员去集训2个月,退出一线的郎效农炮轰说:“这已严重损害了中超联赛的制度、秩序和公平竞赛原则,对市场环境、社会投资足球积极性,以及足协自身的信誉都将造成难以估量的破坏性影响,危害中国足球的长远发展。”

  为了国家队成绩牺牲联赛、U23拍脑袋新政、随意强征国脚去军训、中性名改革……

  当行政管理和职业化出现矛盾时,牺牲的总是后者,因为权力更大。长此以往,利益得不到保障的民间资本自然畏而却步。

  房企不景气,不玩足球了,其他企业为什么不来?我投资足球,随时可能因为政策层面的干扰而利益受损,我为什么要投?

  为什么投资人长年呼唤中超职业联盟成立?就是为了获得联赛运营权、规则制定权,减少行政权力的干扰,把市场的事情交给市场,以获取更大利益回报。

  管理者要做的本该是搭好框架,其他的让市场参与者自行决定。只不过,凡涉及到分走权力,总是最难的事情,也是中超联盟至今处于“筹备”状态的原因。

  管理者搭台,俱乐部唱戏,但唱戏的却不是主角,怎么唱要由搭台子的说了算,岂不怪哉。如今没人再愿来唱戏,是因为这台没搭好,还时不常的拆台。

  老一辈著名影星赵丹说,“管的太具体,文艺没希望”。

  这句话,把文艺换成足球亦然。

  (李普利)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